主持人:林圳
  16日,廣州市公安局刑警支隊民警聯合市自來水公司,在增城新塘鎮大敦村原治保會大院,當場挖出從城市主供水管上非法接出的5條盜水水管。這僅僅是大敦村地下盜水管道網絡的一部分。
  據介紹,從2003年開始,大敦村包括村委在內的諸多工廠和居民就已經從該村的城市供水主管道上私自接出數條水管。該村11年來所盜城市用水價值達數千萬元。
  3月28日,辦案民警將大敦村委水務組的盧某、區某抓捕歸案。經審訊,兩人供認了作案事實,還舉報了涉嫌盜用城市供水的10多間漂洗工廠。
  據瞭解,盜水行為幾乎遍佈大敦村,此前一任的大敦村委則是偷水的主力。辦案民警介紹,從2003年開始,村委就派水工開始私接管道,所盜用的水一部分流入村裡的工廠,一部分再以正常自來水的價格賣給村民。
  三員議事
  法不責眾,是耶非耶?
  特邀議員
  林琴西
  這種現象很具“中國特色”,總之雁過拔毛:水過則偷水,油過則偷油,電過則偷電;村民偷集體的,集體偷國家的。在他們的眼中,偷一次叫偷,天天偷不算偷;一人偷叫偷,人人偷不算偷。這才會形成如此“偷盜文化”。
  大敦村十一年的連續偷盜,幾乎已經坐實了“法不責眾”這句胡話了。其實,所謂的“不責眾”,並不是法律的軟弱,而僅是執法者的軟弱。
  新的驚奇
  特邀議員
  何龍
  村委會也乾“偷雞摸狗”的事,這在無奇不有的社會裡,又添上一筆新的驚奇。
  更為驚奇的是,大敦村委會不但盜以自用,還盜以售賣。在村委會的帶領下,盜水的價值高達千萬元,可見漏洞處處有,滲透時時在;今天不修補,明日將決堤。
  集體偷水,這是明偷,而還有多少暗搶未被髮現?
  竊私者誅,竊公者侯
  特邀議員
  小喬
  “竊鉤者誅,竊國者侯”,是對權貴階層的義憤填膺。可其實,這樣的怪事也同樣體現在一般人身上,譬如“竊私者誅,竊公者侯”。
  如果偷盜的是私人物品,很容易便能激起大家的憤怒聲討。但如果偷盜的是公共財物,情形就大不相同了。我們往往有一種心態,公家的便宜,不占白不占,能占是本事。所以,盜水行為幾乎遍佈大敦村,這並不奇怪,是一種攀比、從眾的心態。即便如此,村委偷水再賣給村民謀利,也實在是失之於盜亦有道了吧。
  林圳  (原標題:村委盜水謀利11年)
創作者介紹

柚木傢俱

jh32jhrlu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