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聽證會上,第一個舉手發言的白兵洋來自藍田縣前衛中學,他是唯一反對提價的與會代表 華商報記者 陳團結 攝  
昨日的聽證會上,白兵洋是第一個發言的代表 華商報記者 陳團結 攝
  昨日上午舉行的出租車調價方案聽證會上,僅1人反對出租車調價,這個人就是藍田縣前衛中學的政治老師白兵洋。
  他認為司機收入低應該從降低份子錢開始,而不是通過一味提高打車價錢來增加司機的收入。
  昨晚,華商報記者多方聯繫,終於聯繫上白兵洋老師,對他進行了專訪。
  唯一的反對者從多方面反駁漲價原因
  白兵洋是昨日聽證會上第一個舉手發言的代表,他說:“對本次出租車調價,我是消費者代表,我反對出租車調價。”
  白兵洋說,西安市交通運輸局說,西安市出租車主要以天然氣為燃料,在車用天然氣沒有漲價的情況下,經營成本增加體現在哪裡?據出租車司機介紹,份子錢才是影響司機收入的關鍵,他認為完全有必要對份子錢進行審計、核算,甚至改革。
  西安目前平均每萬人擁有14輛出租車,而北京每萬人擁有34輛,出租車數量不夠和擁堵加劇都是造成西安“打車難”的主要原因,改革管理模式、促進出租車數量合理增長,才是解決問題的關鍵。
  一般情況下,市民乘坐出租車都是應急需求,通過價格很難調節,即使調節了,市民可能會選擇摩的或者黑車。
  白兵洋說,據媒體報道,全國15個副省級城市中,西安的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排名靠後,那為什麼要向高水平看齊呢?每個城市的出租車經營性質不同、成本不同,政府管理決策時,應因地制宜。
  28人表示贊成提出改革管理模式等意見
  其他28名聽證代表在贊同漲價的同時,也提出了開放出租車市場、增加出租車數量、提高服務水平等希望。
  代表康志祥說,出租車目前屬於半壟斷行業,光靠行業自律不足以解決打車難,份子錢可以說是增加運營成本的一部分,建議西安率先進行這方面的創新,開放出租車市場。
  代表劉雲飛說,西安至少應增加2000輛出租車。他說,他是特別站在消費者的角度提出這個問題的,知道他要來當聽證代表,還有熟人專門找到他,也讓他提增加車輛的問題。
  代表胡東海說,打車難、拒載等是迫切需要解決的,希望管理部門加強對出租車行業從業人員的培訓,讓出租車提供更好的服務。 華商報記者毛蜜娜
  專訪唯一的反對者
  “我只是作為消費者發出了我的心聲”
  32歲的白兵洋是藍田縣前衛中學的政治教師,昨晚他接受專訪時說,自己上課時還給學生講過聽證會決策,但聽證會決策到底是怎樣的,聽證又是怎樣進行的,他並不清楚,所以一直希望自己能夠參加一次聽證會,這次算是實現了心愿。
  擔心漲價後的哥難受益
  白兵洋說,2014年9月,他收到西安市物價局的電話,說他被選為西安出租車運價調整聽證會的29名聽證代表之一。
  說起昨日聽證會上的發言,白兵洋說:“說來也奇怪,在我之後發言的28人,居然沒一個和我持一樣的態度。這樣的結果著實令我意外,感覺不可思議。”
  對於此次聽證會上他提出的有理有據的反對意見,白兵洋說,其實他是做了大量工作的。
  “我平時只要坐出租車就會和司機閑聊關於出租車價格的事。”白兵洋說,他雖然在藍田工作,但居住在西安城北,幾年下來,也接觸過數百名出租車司機。打車時他常和的哥聊,從他掌握的情況看,的哥們普遍願意提價,但也都擔心提價後份子錢會隨著水漲船高,“這也是我反對漲價的一個原因,我擔心漲價後的利益既得者並不是出租車司機。”
  此外,經過他近兩年進行的調查顯示,居民們普遍認為出租車不應該提價。
  只想代表消費者的利益
  昨日聽證會後,華商播報等率先在網上報道了聽證會的具體情況。不少市民都為白兵洋點贊。
  對於網友的點贊,白兵洋說:“其實在和你通電話之前,我一直在看網上對這次聽證會的報道,也看到了不少網友的留言。很多網友和讀者都支持我的觀點,但也有一部分人認為,其實我就是個托兒,這讓我有點想不到。其實我就是個普通的教師、一個普通的消費者,我只是想代表消費者的利益,絕對不是托兒。”
  這次聽證會上,白兵洋出現在很多媒體的鏡頭中,很多人都認識了這個“特立獨行”的面孔。問他有沒有想過這次持反對意見可能會給自己今後的生活帶來壓力,白兵洋說:“我回來後,身邊還有朋友說我太冒失。”
  調價難以解決打車難等問題
  對於調價能否真正起到聽證會上提到的緩堵的作用、能否解決打車難的頑疾,白兵洋也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白兵洋說,綜觀西安現在的交通狀況,擁堵其實並不僅僅是因為車多,這需要考慮更多的方面,而緩堵也應該是從城市規劃、交通規劃等方面多管齊下,一起來解決。
  “我認為僅僅通過調價是不能解決打車難問題的。”白兵洋說,除了私家車,公交車、出租車可以說都是剛性需求,在特殊的時間、特殊的場合,該坐出租車的人還是會坐出租車。“比如大半夜有急事,沒私家車的人總不能不打車吧。”
  “我還是認為出租車不能調價。”白兵洋說,價格調整與否應該放開,交給市場,由市場來調節,而且他還擔心調價並不能真正讓出租車的服務提高。
  “調價是硬杠杠,而服務是軟條條。”白兵洋說,價格說調就能調,但是服務能否真正提升,恐怕還需要時間來檢驗,“一旦服務提不上去,價格能調回來嗎?對於這次持反對意見,我只是作為一名普通消費者,說出了我的心聲”。
  華商報記者 楊皓
(原標題:29名代表 28名支持調價 僅一人反對運價上漲(圖))
創作者介紹

柚木傢俱

jh32jhrlu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