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占明
  一個朋友最近遇到個鬧心事:年初花巨資送十五歲的女兒去某海濱城市封閉式國學班,本想培養個秀外慧中的班昭,不料剛半年多孩子就挺個大肚子回來了。驚怒之餘追問誰乾的,女兒囁嚅再三說:x大師。父母均目瞪口獃。x大師,國學權威,仙風道骨。整天穿個對襟褂子,頜下一叢打理得很整齊的鬍子,哪怕大冬天手裡都捏一把扇子。自稱每天都忙,不是即將給首長講《易經》,就是要去丹麥教《論語》。
  這些年中國人有錢了,道德水準卻下滑了,出了很多見利忘義的典型,甚至老太太過馬路都成了一個賺錢的手段。大家內心都著急,都在尋找讓精神平靜抑制逐利虛火的良藥。一些人找出來《論語》《易經》《弟子規》等舊書,翻翻講求和諧、內斂、禁欲、中庸等等觀點的內容,特別像是對症的牛黃清心丸。在強大的剛性需求下,一大批國學班、女德班應運而生。因為要得急,活就有點粗,難免魚龍混雜,泥沙俱下。
  一個典型的表現是一些商人興辦國學班。國學是工具,掙錢是唯一的目的。所以雖然講臺上說一大通什麼“君子喻於義,小人喻於利”“先義而後利者榮,先利而後義者辱”,臺下卻挖空心思地掏入彀者腰包。我曾親眼見過一個國學班,聲稱免學費、食宿費,但學員需捐“功德錢”“善款”,目的是弘揚國學,資助貧困者。在這樣的幌子下,誰能不捐呢?
  另一個典型是一些傳銷人員混進國學班,憑藉在傳銷期間練就的鐵嘴鋼牙和一知半解的古文知識,搖身一變,成為“國學大師”,立山頭,設講堂,騙財騙色。有了國學這層保護色,以傳銷的知識和能力,去忽悠一批有病亂投醫的虔誠學子,實在是牛刀殺雞。為演得逼真,一些國學班故意設置了很多神秘複雜的程序,又是焚香,又是靜思,又是叩首,又是唱歌。有個班要求學員每天早中晚對著牆上一個大大的“德”字三鞠躬,懺悔反思自己有什麼事做得不好,讓“德”生氣了。大師們則無外乎類似文章開頭那個x大師的包裝,把自己弄的很高竿,臉上永遠一副神秘莫測的模樣,其實內心究竟想什麼只有他自己知道。
  傳銷案件的性質和處理,立法規定很明確,執法經驗也很多。但一旦傳銷穿上國學的馬甲,一些執法部門就有些嘀咕,要想抽絲剝繭準確為其定性需下些功夫。其實,釐清這些江湖招式的辦法很簡單,就兩個重點:一是人。辦學的人、講課的人,都是些什麼人,都幹了些什麼。二是錢。錢怎麼來的?去哪了?是否逃稅?是否欺詐?等等。
  中國有著幾千年的歷史文化積澱,國學是其核心內容的結晶,世世代代的中國人從中汲取營養,形成特有的東方式道德體系。現在時代不同了,環境變化了,但傳統的價值仍在,仍散髮著正能量。從這點上看,學習國學值得提倡。但我們要在學習的同時保持清醒,不要被南郭先生、中山狼之類混進來,跟著這樣的家伙學知識容易走火入魔。另外,學習的目的是為了個人修養的提高,所以學習過程應該是開放的、理性的,任何充滿邪教意味詭異環節神秘氣氛的程序設計都需令人警惕。其實,做一個道德高尚的人很容易,國學所蘊含的積極向上的道理隨處可見,不一定非要長時間念那些晦澀拗口的文字,更不用像“大師”一樣,大冬天手裡都故作瀟灑地捏把扇子。(作者系公務員)  (原標題:當傳銷穿上國學的馬甲)
創作者介紹

柚木傢俱

jh32jhrlu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